一次次从摔倒中站起来,是艺考生成长的必经之路!

更新时间:2019/2/28

一次次从摔倒中站起来,是艺考生成长的必经之路!

2019年,艺考持续升温。

有数据显示,今年中央戏剧学院计划招生573人,但共有6.7万多人次(含兼报)报考该校,比去年增长1.6万多人次,为历年报考人数之最。其中,表演系共有1.1万多人报名,报录比高达229:1。

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味道,不经意间触碰到的,还有青春里对理想的狂热。

 “不管是失之交臂还是美梦成真,我都比别人多过了一个人生”

“有没有16号去北京艺考需要拼房住的啊?要住一个星期,私信我!”准备前往北京考试的焦婉笛在社交平台上写道。

焦婉笛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比较有趣、能吃苦耐劳的人,但是提起艺考历程,她皱了皱眉,“真的很辛苦,我是自己一个人来北京,因为很难和同学有完全一致的行程安排,考的学校不一样,时间也不一样,很多时候需要跟别人拼房住,另外拼房也可以省下一些费用。”

然而消息发出后,焦婉笛并没有收到太多回复,“因为大家都提前找好人拼房了。”独在异乡,焦婉笛在考试之余,多了一些孤独感。

经过再三询问,焦婉笛联系上了其他来北京艺考的朋友,她说,跟朋友一起住也比较安全,一个人150块左右,根据自己要考的学校,焦婉笛订了了三个不同的酒店,第一个是在国戏附近,第二和第三个都在南锣鼓巷附近。

对于焦婉笛来说,她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国内顶尖的艺术学校。国戏、中戏、中传、北电,她都报名了。“从小就很喜欢表演,也希望可以从事娱乐方面的工作。再加上爱豆的力量,就勇往直前了,这样的选择至少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。”

作为河南编导考生,焦婉笛在高二下学期才真正开始接触艺考方面相关的知识,背诵文艺常识,看起来很多很琐碎,好像无从下手,还要看很多电影,自己的逻辑要清晰。为此,她也报了辅导班,跟着辅导班学习了半年,“有一次,我从早上七点多背到晚上十二点,周围的人都很努力,大家一起为艺考努力的时候特别好。”

尽管家人最开始很反对焦婉笛参加艺考,但最终还是没能拗过她,“吵过架,但现在很尊重我的选择了。”

焦婉笛买了23号下午北京回郑州的车票,拖着行李,背起书包,面试、笔试,挤地铁、赶火车、坐高铁,对她来说,艺考也将告一段落。她要回去好好准备文化课了,毕竟现在需要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”。

因为艺考,焦婉笛认识了一些朋友,或许叫不上名字,但都是战友。她说她喜欢汪国真的诗句,“不论是孤独地走着还是结伴同行,让每一个脚印都坚实而有力量。”对她而言,这句话算是艺考生这个群体的内心独白。

“半月板损伤、膝盖错位,减肥15斤,这些都不算什么”

“跳舞的姑娘大部分身高都是160+cm,我身高是168cm,以为还可以,结果考上戏的时候,很多人都176cm、178cm,我不敢站起来就坐在地上等着考试。还好考试很人性化,个子一样高的在一组。”

一参加考试,闫岩才真正的领教到什么叫高手云集。“既然外在条件没有优势,那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不如把关于身高焦虑的种种问题抛开,努力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。”

闫岩是山西应届舞蹈生,她学习的是中国舞。压软度是个听起来就非常酸楚的名词,她坦言自己属于柔软度还可以的类型,基本的横竖叉都没问题。每天早上五点半起来上早功,然后围着教室跑几十圈,跑完了就练体能,上基训课,晚上练到11点多,有时候一边下腰,一边看单词,晚上回宿舍沾枕头就着了。对她来说,无论哪里,都可以成为“练功房”!

磕磕碰碰,更是舞蹈生的日常。

有次,闫岩上技巧课练习大跳倒踢空翻时,由于没站稳,导致半月板受伤、膝盖错位,石膏打了一个月什么也干不了,就连上厕所也费劲。每天坐在教室看其他同学练习,“自己心里别提多难受了,当时就想肯定完了,参加不了艺考了。”

从小学舞蹈,喜欢舞蹈的她不愿轻言放弃,身体恢复后,闫岩加紧练习,几乎没有休息时间。如今,她已经考完了5所学校,也已回到山西老家准备进入文化课的学习阶段。

纵有万种千姿,都是汗水累积。”和闫岩一样,对许多00后考生而言,这段时间是离梦想最近的日子。

“瞒着家人退学复读,我考上了上戏”

复读两年,艺考三年,这是贾宗文的求学经历。

2016年,贾宗文拿到了河北传媒学院表演专业合格证,但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复读的准备,所以没有填报志愿。2017年,他被河北地质大学录取,但是却没有去大学报到。2018年,他瞒着父母开始了第三年艺考之旅。

2017年的9月5日,是河北地质大学开学的日子。贾宗文的妈妈、伯伯、姨姨开着车把他从河北邢台老家送到了石家庄的学校门口,他的老同学在校门口迎接他。“接我的同学跟我认识7年了,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,家长看见我同学在,就放心地回家了。”

老同学带着贾宗文去参加新生报到,贾宗文却说,“我不报到,我要复读。”

他们回到了宿舍,老同学听贾宗文讲述了其中的原因。原来,在2017年6月10日,高考结束的第二天,贾宗文带着对戏剧的梦想和五百块钱前往北京,很幸运地成为了某剧场的一名场务。

场务的工作很简单,检票、看包,维护演出秩序,但他很珍惜在剧场工作的每一分每一秒。每天晚上6点上班,他两三点就会过去,帮舞美老师清理舞台、布置道具,偷偷躲在角落看演员们激情地排练,请教音响、灯光老师如何操作设备,帮宣传人员一起介绍宣传新戏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在贾宗文的心底翻涌沸腾,让他燃起了再次复读报考中戏的愿望。

问明原因后,老同学跟贾宗文回到了宿舍,整个班级只有贾宗文没有报名,QQ群里的老师一遍遍地问:有叫贾宗文的同学吗?他没有回复。

就这样,他瞒着家人,拿着1万2的大学学费,1000的住宿费和每个月1300的生活费,一个人前往北京学习专业。时间很快过去,一切都很平常,直到2018年1月份校考报名的时候,又要买衣服,又要弄发型,又要订火车票,酒店费用,他手机的钱完全不够支付这些费用,又不能管家里要。于是他开始在微信上,一个个找朋友借钱,

“只要借钱的人,我都会告诉他们我这半年的情况,他们几乎都不相信我,很多人以为我是不是进传销组织了,也有人质疑我:有梦想是好的,但是你要认清现实。就你?还考中戏北电上戏?不可能考上!”除了质疑,他身上还背负着欠债的压力。“如果今年考不上,我该怎么办?”

贾宗文校考的第一站是南京艺术学院,在考戏剧影视文学(影视策划与制片)的时候,他把他的经历和对戏剧的热爱都说了出来,考官们和他聊了很长时间,最后主考官跟他说:你这样做太任性了,如果今年哪也没考上,你就回去念那个一本大学吧,如果你真的喜欢戏剧,以后可以考我们学校的戏剧学研究生。

南京艺术学院考试结束后,没多久就要过年了,为了保持好的考试状态,贾宗文过年没有回家,这也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。

然而,命运总是这样,一次又一次地向他发出挑战。“北电考试前两个小时书包被偷,参加中传文化课笔试为了省钱打了个顺风车,迟到三分钟不能进场,中戏三年7个专业初试一个也没过,上戏最想去的戏剧导演止步复试,戏曲导演进三试没合格证,戏剧教育专业拿证了却是上戏要求文化课最高的专业。”贾宗文不断提醒自己,“不能放松,千万不要败在文化课上”。

2018年4月7号一模考试,贾宗文在临考的前三天才回学校开始复习,10个月没学文化课,复习三天考了420,一个月后的二模考了450。按照2017年上戏戏剧教育的分数线,最低也要470分。贾宗文告诉自己,“已经没有退路了可走了。”

两个月很快过去了,高考转瞬即逝。“语文作文我在最后20分钟写完,数学有一道特别简单的填空题硬是没算出来,文综选择题连蒙带猜大题没写完,英语蒙了一篇阅读理解……”6月8日当晚,他把所有的题都对完了,估分520-530,6月23号0点,他用手机查了高考成绩:529分。529分,他高中5年以来考的最高的分数。

“我多想用自己赚的钱带着爸妈去上海旅游,在上戏开学的日子,带着爸妈去上戏,用自己的钱交上大学学费,告诉他们我又复读了一年,考上了上戏……”如今,贾宗文曾经的梦想已成为现实。

2019艺考季已到来,贾宗文看着校园中熙熙攘攘的艺考生,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从前。

THE END
来源:互联网
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